四对骚妈浪女

四对骚妈浪女



自从小雄从日本紫蝴蝶夜总会带回了一盘夜总会艳舞集锦后,凤柔就特別感兴趣,几乎每天都在房间裏苦练。
这天下午她要给小雄作汇报演出,小雄选了一双性感撩人的黑色带丁字袢的细高跟凉鞋让凤柔表演时穿,又挑了一双丝绸白色包头带袢高跟女鞋和粉红吊带短睡裙让豆豆换上,以备不时之需。
在凤柔的卧室,小雄和豆豆坐在了沙发上,看到厚厚的窗帘封住了都市的喧嚣,光亮夺目的拼木地板成为秀舞的舞台,粉红的灯光给人以温暖和春情的刺激,小雄情不自禁地抱紧豆豆在她的颈上亲吻起来。
凤柔走过来,挑出一盘磁带放入床头的音响中,又走出去准备,小雄吩咐她:我喜欢你穿得像个婊子一样。
她激动地点点头,说:在您面前,我就是您的小婊子。
好骚货,嘴真甜!
小雄心裏感叹道。
在一种蕴涵浪女性感呻吟的轻柔浪漫的旋律中,凤柔登场了,性感的高跟鞋已让小雄兴奋不已,何况今天她打扮得比艳舞女郎还风骚,只见她一件超迷你的黑色紧身衣,丰满的胸部几乎露了一半出来,只有两条细如发丝的细带绕过她的脖子挂着两个罩杯、撑着她丰满的乳房,衣服背后的布料更是少得可以,裙子的大小就正好只能盖住她的臀部,衣服的质料相当的薄,这件衣服足以藏在手心裏。
首先是一场非常诱人的舞蹈,只见她用极其具有魅力的姿势扭动屁股,丰满的乳房在胸前跳动,用双手在身上抚掠出种种诱人的曲缐,摆出各种姿势让你欣赏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尤其一头长髮不停甩动,红艳的舌头舔着同样红艳的嘴唇,迷离的大眼让你体会到她心中的情慾之火,加上音乐的美妙烘托,更让人觉得激动难当,小雄的小弟弟似乎要跳出体外,扑进这名淫娃荡妇身上的每一个洞,好好发洩出来。
豆豆也同时激动起来,看来母女的心也是相通的,何况,豆豆也是个淫妇级的女孩呢!
跳着跳着,凤柔用非常诱惑人的姿势跳到了小雄的面前,幹脆一屁股坐在小雄的腿上,用她发烫的身体摩擦小雄的胯间,香风媚骨让他陶醉。
开始进入正剧了,凤柔将她涂满玫瑰色甲油的纤纤玉手,放在小雄的裤裆上轻柔地抚摸一阵,拉下了拉链,将鸡巴掏了出来,用手搓动了几下,然后跪在小雄的面前,将眼前的那根阳具整根塞入口中,她用小雄从未见过的狂暴姿态吸吮着鸡巴,凤柔现在练的能将这么长的一根肉棒整个插入喉咙中。
由于平日裏的众美妾都是温柔含春,今日凤柔一改常态,鸡巴在她的温润的红唇和香舌的卖力侍奉下获得了强烈的快感,很快就射了。
凤柔的动作慢了下来,她的嘴角溢出一些精液,白色的精液溅在脸上,显得不仅妖艳,而且证实眼前的这只肥美诱人的艳妇是个地地道道的骚屄。
凤柔张开嘴,让小雄看刚刚射在嘴裏的精液,有些顺着嘴角流下,但大部分都被她吞咽下去。
老公,你的精华让我年轻和漂亮!
你真会说话!
小雄贊赏的在凤柔明艳的脸蛋上吻了一下。
老公,你来肏肏我的屁眼吧说着,凤柔将短裙撩开,裤衩早就在跳艳舞时丢开了,将上下两个骚穴清清楚楚地奉献给小雄看。
请幹幹您心肝的后庭花吧!你上次就沒有肏人家的屁眼,我好想哟!
好,今天女婿我就遂你的心愿!
小雄顺手将挺直的鸡巴耸进凤柔的小屁眼裏,真爽!鸡巴被紧紧的包着,每一下都能刺激到灵魂的深处。
艳妇在前面一边耸动一边浪叫,豆豆也忍不住了,沖到妈妈的面前,撩起裙衫让妈妈舔阴品玉,凤柔识趣地前后同时侍奉。
在母女此起彼伏的绵绵浪叫淫辞中小雄又射了,从凤柔的屁眼中抽出鸡巴,小雄令母女并跪同侍在胯下,让她们用淫荡的小嘴为鸡巴清洁幹净,凤柔和女儿媚笑盈盈地看着小雄,毫不迟疑地伸出长长的红润舌头将其舔得干干净净。
凤柔一边舔一边问:好哥哥,我今天表现如何?骚淫妇服侍得您可满意?聛我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来报答你将我这名无依无靠的薄情之人收到您的胯下!
好浪骚!
小雄叹道,你早就是我的人了,还说这些幹什么?
你……妈妈就要回来了,我……很怕她不肯接受我!
凤柔低眉顺眼地回答道。
小雄挺着鸡巴说:你放心吧!当初我找到你就告诉了妈妈,她为豆豆高兴,也为你能认错高兴,我已经告诉她,你现在是我的一个伺妾,你就放心吧!
凤柔不在多想,张开红润的小嘴连抛媚眼,温柔含弄起来。
含了一会儿,小雄的尿意来了推开她们母女说:等会儿,我去上厕所!
老公是要撒尿吗?
凤柔深情的说,我那天又翻出你和菊奴她们玩的碟片,也想尝尝你的尿液,老公啊,给我吧!
小雄看到她满脸的真诚,就点头首肯了,到卫生间裏将一泡尿盡兴射入其口中并令其咽下,再将豆豆的朱唇红舌当抹布将其抹拭幹净。
小雄躺在床上,凤柔母女则在卫生间裏洗漱半天,香气袭人地上床同侍,凤柔本欲脱去丝袜,但被小雄止住。
想到自己盡兴糟蹋作践这样美貌丰满温柔的尤物时,小雄的心中矛盾地同时拥有满足感和怜惜感,毕竟是自己的女人,以后还是应该多加爱惜才对。
不一会儿,在两具温暖如春、丰满性感的肉体的拥抱中,小雄进入梦乡。
吃晚饭的时候,凤柔把他叫醒了。吃过晚饭后,小雄让凤柔母女、雪岚母女、金一平母女、莎丽母女到他的房中去,四对母女自然知道今晚将得到小雄的恩宠,但是在心裏都互相较这劲,都在绞盡脑汁的想着花样去取悦小雄。
凤柔和豆豆最先走进小雄的房中,穿着一套紫色的比基尼,配上同色蕾丝吊袜带和杏黄色丝袜,白天跳舞穿的凉高跟,外面穿着一件几乎透明的杏黄色连衣短裙,在灯光下是那么的通透而显得性感妖娆。
豆豆则穿了一套护士服,裏面是真空的,露出半截大腿和半截酥胸,极具制服诱惑。
俩人刚在小雄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金一平母女进来了。
她们母女都穿着红黑相间的女王服,妈妈是吊袜带黑色丝袜黑色高跟凉鞋,女儿是红色吊袜带红色丝袜红色高跟凉鞋。
奶子都从胸口开洞处探出乳头,乳头上都挂着小小的铃铛,走路时随着身体的扭动,叮当……叮当……
作响。
什么时候买的衣服?
小雄笑着问,还伸手拨动着母女俩乳头上的铃铛。
是我自己照着影碟上的样子自己作的!
不错,等拍摄你们母女的时候,就穿这个!
好!我还要改进一下!把后背全部露出来。
沒想到你还会作缝纫活啊!
呵呵,小时候跟我妈学着做衣服!
那就再辛苦你一下,给这楼裏每个人作一套,让胡翎帮你设计一下,再完善完善!
嗯!
金一平终于可以为小雄作点什么了,不再认为自己就是个花瓶摆设了而高兴。
最后进来的是雪岚和小绮母女,她俩却沒有前两队那么暴露。
雪岚是一套灰色的职业套裙,但是裙子左侧开衩,一直伸到胯骨部位,走路时开衩扬起,白底的底裤黑色吊袜带时隐时现,肉色丝袜脚上穿着一双棕色的细跟尖头皮鞋,显得即庄重又性感,完全符合她白领的身份。
女儿小绮上身穿着一套蓝色牛仔服,上身的牛仔服是坎袖的,露出洁白的双臂,衣扣沒有扣敞着怀,露出天蓝色的束胸,束胸是蕾丝的,在乳头的位置绣着两朵白色的百合花,小腹和肚脐裸露着,肚脐下用贴纸印了一个紫色的蝴蝶。下身的牛仔短裤腰很低,把小翘臀紧紧的包裹着。赤足穿着白底蓝花的斜跟凉拖,是个圆润的脚趾甲涂着七彩的亮油。
小雄点点头,很喜欢小绮现在这套打扮,这个束胸还是他和小绮一起在商场买的,她既然戴了这个束胸,那么牛仔短裤内一定是那条和这束胸配套的丁字裤。
等大家都找位置做好了,莎丽母女才出现。
菊川怜先进来的,她的头髮在脑后束了起来,身穿的是花和服,脚踏木屐,看上去沒什么新奇的,但是大家不知道,她的和服裏面是真空的。
莎丽身上一件乳白色吊带小可爱,下摆刚刚盖住屁股,朦朦胧胧的不是很清晰的看到沒有戴乳罩的乳头,裸露的大腿上穿着白色网袜,从小可爱下摆可以看到白色带着淡黄色蕾丝边的吊袜带的带子,脚上穿的和小绮同一款式的斜跟凉拖,只不过是白底红花而已。
至此四对母女全部到齐了,小雄笑道:你们也不嫌麻烦,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会儿不还都得给我脱掉!
大家笑了笑,小雄把菊川怜拉到怀裏,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手从和服的下面伸进去,脸上露出惊讶的笑容,触手处不挂丝缕,菊川怜羞涩的在小雄耳边说:喜欢吗?
你真狡猾,我还以为今天就你保守,谁知道你的裏面竟然是真空的!
小绮和晓韵过来,掀起了菊川怜的和服,果然裏面是裸体的,就一起合作把菊川怜的和服给扒了下来,裸体的菊川怜娇羞的躲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住。
小雄打开了音响,环绕立体声的音乐在诺大的卧室中回响,小雄拥起了雪岚在地上翩翩起舞,雪岚被小雄环抱在怀裏,依偎在年轻的胸怀了,一种幸福和担忧不禁油然而起,她担忧什么?这种令人销魂的日子随着自己的年龄的增长不知道还会有多久?
虽然知道小雄喜欢大女人,也很疼爱自己,并把家裏的财政大权都交给了自己,连姐妹的零花钱都要经过自己的手,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容顔会衰老,体力也会下降,那时他还会宠爱自己吗?
目光所及的是女儿小绮看着小雄的眼神,是那么的专注和崇拜,心裏突然释然了,给女儿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那可比自己重要。
只要女儿能得到小雄的万般宠爱,自己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曲下来,小雄不知道怀中的雪岚有这么多想法,他又拉起了金一平跳第二支曲子。
金一平双手勾着小雄的脖子,双眼妩媚的看着小雄,红唇微微颤动,小雄禁不住这红色的诱惑,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说:我姐姐有个朋友叫依萍,菲菲的妈妈叫孙萍,而你叫金一平,不可以将你俩相提并论,我想叫你平姐,但是一旦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一叫平姐会有三个人答应的,这可怎么办哟?
只要老公你喜欢,给我改个名都无所谓!
那可不行!你的名字是父母给的,怎可随便更改?
老公,我的父母早就不在了,嫁鸡随鸡,一切听你的!
真的!
真的!就是叫小鸡小狗都沒有关系!
晓韵听到妈妈的话,都感到妈妈真够淫贱的。小雄想了想笑着说:你风骚入股啊,不如就叫你平骚吧!呵呵!
可以啊,平骚就平骚啊!
呵呵,开玩笑的,我怎能让一个我喜欢的美妇人叫这样的绰号!
我看行!
晓韵取笑妈妈说,本来我妈妈就是这几个妈妈中最骚的一个!
死丫头!
金一平啐了女儿一口,老公,就叫我平骚吧!我喜欢老公赐给的新名字!
这一曲结束了,小雄又抱起莎丽,莎丽今天穿的斜跟凉拖就比小雄矮一点点,她要是穿上那种细高跟就比小雄高一点点。
小雄拥着她丰满的身体缓缓的摇着身躯,俩人在地上随着音乐跳着慢四。
然后又和凤柔、豆豆、小绮、晓韵各跳了一曲,菊川怜是说什么也不跳,因为她是光着身子。
最后小雄又要凤柔为大家表演了她今天给小雄跳过的艳舞,看过之后,平骚说:可惜我乐感不行,不会唱也不会跳!真羡慕你!
四个女孩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商量要跟凤柔学,四个女孩要准备一个舞蹈组合,又把菲菲、燕子、赵卉拉了进来。这七个女孩中菊川怜是有舞蹈功底的,自然就成为七人组的大姐大,果然在一周后小雄的家裏出一个专给自己人看的舞蹈组合柔之惑小雄从衣帽间拿出几个双头假鸡巴的裤头扔到床上,四位妈妈们穿起来吧!
等四位妈妈穿好后,小雄让四个女孩并排躺在床上,身上是自己的妈妈,每个妈妈都把假鸡巴的另一端插到自己女儿的屄缝中抽插着……
小雄把自己脱光也上了床,站在雪岚的身边,把鸡巴送到雪岚唇边,雪岚一边肏着自己的女儿一边吸吮小雄的大鸡巴,自从和小雄有了性关系,成了小雄的伺妾后,她对口交达到了迷恋的程度,每次见到小雄首先出现在脑海裏的是他硕大的鸡巴,就忍不住用舌头在自己唇角舔舐。
小雄正好站在雪岚和平骚之间,平骚侧头看到面前结实的男性屁股,就挺动下体在女儿晓韵的屄中抽插着,伸手扒开了小雄的屁股蛋,用她骚性十足的舌头在小雄肛门上舔舐……
小雄舒服的享受两个成熟的艳妇对自己下体的两个部位的舔吮,伸手在雪岚的头髮上抚摸,心裏想的是过几天妈妈回来和心裏相见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激动场面。
小雄摆脱了两个艳妇的口舌,跪倒雪岚的身后,把润滑剂涂到自己的鸡巴上,然后顶在雪岚的屁眼上,我来了,宝贝儿!
来吧,我的好哥哥,肏我!
本来是贤淑庄重的雪岚,自打跟了小雄之后,在他的面前是一点尊严也沒有,变的无比的淫荡和下贱,这就是女人,女人的天性就是淫贱的,女人不淫贱,是因为沒有遇到把她淫贱的一面开发出来的男人。
雪岚遇到了,遇到了这个专门激发女人淫贱的魔星-李力雄。
小雄在雪岚的大声疾唿下,鸡巴长驱直入的贯入了她美丽娇嫩的屁眼中,粗大的鸡巴把屁眼胀开,颳磨艳妇的直肠嫩肉,令她无比的舒畅,有一种升天入地的飘飘然的感觉,仿佛自己的屁眼就是为了给这个小魔星肏而张的。
哦,好哥哥,亲老公,使劲肏我!我要你的大鸡巴!我要……啊……啊……啊……美极了……啊……啊……哦哦哦……啊……啊……啊……
听着一向端庄贤淑的雪岚阿姨的浪叫,小雄心想:要是妈妈看到她当年的情敌在她儿子我的鸡巴肏幹下如此的淫荡,一定会乐的晕过去的。
对了,明天秀清就会把自己在武汉购买的劳斯莱斯提回来,那么去解妈妈的时候,带上雪岚阿姨,在机场让她们见面,在回来的路上,在车裏把妈妈和雪岚放在一起肏,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爽劲啊!
小雄用力的肏幹着雪岚,而雪岚带的假鸡巴一头在自己屄中,另一头在女儿娇艳的小屄中抽插,小雄这边一动,三人都爽,最爽还是雪岚阿姨,最有征服感的是小雄,最有喜悦感的是小绮。
小雄俯下身搂住雪岚的腰肢,双手在她敞开的衣襟裏抓住一对乳房揉搓,在她耳边低声的说:我带你去上海接我妈妈好不好?去接你的老情敌!
雪岚摇摇头说:老公哦,你別难为我,虽然你妈妈说原谅了我,但是我还真怕和她面对面!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她现在可是你婆婆了!
那更让我难堪,我得不到她的老公,却和她的儿子上床,你让我好难为情的!啊……使劲肏我!
是不是我一提妈妈,你就格外的兴奋啊?你打算一辈子不见她吗?
小雄又加快了一些速度,因为他察觉到雪岚身体的颤抖,隔着直肠可以感觉到她屄中的抽搐。
啊……啊……啊……我……我不知道……啊……啊……啊……啊……在加点劲……我就要来了……啊……啊……啊……爽啊……啊……我的老公……我不知道……啊……怎么面对你妈妈……啊……啊……啊……啊……啊……我……来了……啊……哦哦哦哦……啊……啊……啊……啊……
雪岚的尖叫中她达到了亢奋的极点,子宫内喷出了热潮,顺着假鸡巴流到女儿的屄上,小绮也到了临界点,兴奋的把娇躯向上挺动……
小雄拔出了鸡巴,把这母女俩翻了过来,雪岚在下面,小绮在上面肏她妈妈,小雄重新在鸡巴上涂了润滑剂后插进小绮的屁眼中,顶插了二十几下,小绮就叫喊着达到了高潮。
小雄抽离了小绮的身体,来到刚刚得到封号平骚的身后,她的女儿晓韵已经被妈妈肏的来了一次高潮,正在颤抖着洩身,小雄鸡巴上的润滑剂还沒有幹,就顺势插进平骚的屁眼裏。
平骚颤抖着声音说:老公,你的鸡巴好大!胀的屁眼好麻!哦……哦……真好……感觉要飞了一样……啊……啊……啊……啊……啊……
小雄肏着平骚的屁眼,使她的身体前后的挺动,带动假鸡巴在女儿的屄中再次快速的插动起来,啊……妈妈呀……啊……啊……爸爸哟……你们俩肏的我好舒服……啊……啊……啊……
晓韵心花怒放的叫喊着。
那一边,菊川怜双腿擡起紧紧夹住妈妈的脖子,身体疾唿对折,莎丽伏在女儿身上,假鸡巴在女儿的屄中快活的抽插,当然也在她的屄中快活的肏插……
而凤柔和女儿豆豆都已经来了一次高潮,现在是她让豆豆跪伏在床上,她在女儿身后,肏着女儿那紧凑的屁眼,把豆豆肏得哼哼哈哈的呻吟着……
小雄在平骚的屁眼裏抽插了一百多下,强烈的射精慾望使他抽出了鸡巴,蹿到晓韵的头前,把鸡巴对着晓韵的脸,浓烈的精液喷在晓韵的俏面上,哧得她睁不开眼睛,只有闭着双眼,张开嘴巴伸出舌头,感受小雄精液的拂面……
小雄射完了精,把鸡巴放进平骚的嘴巴中,让她给舔幹净后,平骚又低下身去,舔舐女儿脸上的精液,还不忘了把舔到嘴裏的精液,吐给女儿一些分享……真是个好妈妈啊!
等晓韵脸上的精液被妈妈舔幹净后,小雄把她俩也翻了过来,让晓韵用屁眼吞下假鸡巴,小雄托住她的双腿,大鸡巴插进晓韵的屄缝中,狠狠的顶插起来,把晓韵肏的只有张开嘴巴大口的喘息,舌头伸出口外,仿佛散汗的小母狗。
小雄肏了一阵子,看到晓韵双眼翻白,爽的仿佛要晕过去了,才把鸡巴抽出来,顿时从晓韵的屄中流出打量的阴精,流过了会阴流到屁眼处,在流到妈妈的屄上,和妈妈的淫水阴精混合……
小雄的鸡巴上满是晓韵的淫水和阴精,在灯光向闪闪发亮,他把鸡巴顶到了莎丽的菊门上,轻轻的一送,就刺进了她的体内,啊……啊……上帝啊……啊……怎么如此的粗大……啊……啊……啊……胀死我了……啊……啊……啊……
在莎丽的淫叫中,小雄的鸡巴快速的抽插,狠狠的肏幹着她的屁眼……
小雄的鸡巴在莎丽的屁眼中作着活塞运动,龟头颳着她的直肠,莎丽在前后洞都被肏插的情况下,很快的就浪到了顶点,喘息着扭头用满足的带着哀求的眼神看着小雄,小雄怜惜自己的女人,就把鸡巴抽出来……
莎丽和识趣的想翻身自己到下面,让女儿上来,但是小雄按住了她摇摇头,小雄把她想上推了推,把菊川怜的下体显露出来,就从莎丽的身后,把鸡巴肏进菊川怜的屁眼中,啊……怎么这样……也可以啊……啊……啊……真好……啊……啊……啊……好老公……我的……啊……腰都要断了……啊……啊……不……別停……啊……就这样……对……使劲肏我……啊……啊……啊……啊……啊……真是过瘾哟……啊……肏到我肚子裏了啊……啊……啊……啊……
菊川怜被肏得高声浪叫,她从这些日子和小雄作爱,以及从別的女人那裏知道,被小雄肏的时候叫的越响,小雄会越喜欢,肏的就会越有力,当然她也就会越舒服。
渐渐的小雄感到了菊川怜屁眼裏的吸力愈来愈强,而自己也有了射精的感觉,在抽离菊川怜身体的时候,看到莎丽的假鸡巴还在女儿的屄中跳跃,就伸手把假鸡巴从菊川怜的屄中抽了出来,放到菊川怜的屁眼上,莎丽一顶,就进入了女儿的屁眼中,而小雄却把鸡巴再次插进莎丽裤衩后面的开口处露出的屁眼中,紧抽了几下,就在莎丽的直肠中射了精……
当鸡巴离开莎丽的屁眼时,从她洞开的屁眼中喷出了浓浓的花油和精液的混合物,与此同时,菊川怜的屁眼裏也从缝隙中哧出了花油,满室顿时是菊香和兰香的加上精液的混合香气。
小雄站起来走到凤柔身边,把鸡巴送到她的嘴中,凤柔近乎是贪婪的舔舐着他的鸡巴,把散发着菊香和兰香的鸡巴含在嘴裏吸吮……
小雄满足了一会儿凤柔的口淫欲,才让鸡巴离开了她的嘴巴,凤柔主动的把上身伏在女儿的背上,小雄把鸡巴对准她的屁眼就插了进去,鸡巴拓开了直肠,盡根沒入到裏面,在屁眼中搅动抽插……
嗯……嗯……嗯……老公……嗯……嗯……大鸡巴哥哥……啊……啊……啊……啊……肏我……啊……啊……啊……
凤柔轻声的呻吟浪叫,身体被小雄肏得前仰后合,同样加鸡巴在她的屄缝中,在女儿的屁眼中挺动……
小雄的鸡巴强劲有力的在凤柔的屁股洞中反复的进出抽插,一直肏到凤柔尖声的淫叫着高潮再次到来时,小雄躺到床上,把豆豆抱放在自己的身上,豆豆背对着小雄欠起身体,用屁眼吞下哥哥的鸡巴,上下挺动了几下,双脚放在哥哥腿上踩住,凤柔跪在小雄双腿间,执着假鸡巴放到了女儿的屄缝上,向内顶进,鸡巴贯入了女儿小巧娇嫩的屄中,在豆豆的呻吟中,她捏住女儿的两个奶头,开始肏了起来……
那三对母女已经缓过气来,莎丽下地,打开小雄房间了靠墙的酒柜,拿出一瓶O问:谁要!
雪岚和菊川怜擡了擡手,莎丽取出三个杯子,倒上酒后端了过来,递给雪岚和菊川怜,坐到床边,边欣赏小雄肏幹凤柔母女边品着美酒。
小绮这时才把身上刚才沒有背妈妈脱掉的牛仔上衣脱去,一丝不挂的跪了起来,爬到菊川怜身边说:姐姐,给我一口尝尝!
你怎么不找你妈要去?
菊川怜虽然这么说着,还是抿了一口在嘴裏,低头送入小绮的口中,小绮吞咽下去说:什么呀?我咋喝着不习惯,酸了吧唧的,沒有张裕的幹红和威士忌好喝!
菊川怜在下去红红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说:那是你沒有喝习惯哟!
不过姐姐的小嘴好好吃哟!
好吃吗?
菊川怜笑着把最后一口酒喝下去,说:好吃就让你吃个够!
吻住了下去的嘴,把小绮紧紧抱在怀裏,唾液从舌尖渡入小绮的嘴巴中,小绮贪婪的吸吮菊川怜的舌头,吞咽她的唾液。
俩人吻了好一阵子,小绮用眼角看了一下在小雄身上挺动的豆豆,低声的说:姐姐,我想……
想什么?
菊川怜捏着她小巧的乳头问。
我想让姐姐肏我!我的屄好痒哟!
菊川怜看到在床的另一头注视她们的晓韵脸上渴望的表情,她对小绮说:让晓韵来加入好不好?
嗯!
菊川怜沖晓韵招招手,晓韵欣喜的爬了过来,菊川怜把怀裏的小绮双腿分开说:晓韵,想不想舔舔小绮美丽的阴户?
晓韵沒有用语言来回答,用实际行动作了最好的回应,俯下身去,分开了小绮稀疏的阴毛,舌头抵在她玲珑的阴蒂上勾舔起来……
菊川怜在小绮乳头上捏了一会儿,看到小绮浑身泛起了潮红,她拿过一条裤衩穿上,倚在床头上,把小绮抱到自己身上,假鸡巴插进小绮的肛门中,小绮低唿了一声,双手向后撑在菊川怜的乳房上。
晓韵再次把身体伏低,舌头在小绮散发着茉莉花香气的屄缝上舔舐,舔的很辛苦,因为香气身体在上下的耸动,就尝尝的脱离了她唇舌的范围,她要上下的跟随着才能舔到。
终于晓韵放弃了舔舐小绮的屄,也穿上了一条裤衩,让裏面那头假鸡巴紧紧的插在自己的屄中,把另一端插到了小绮流着淫水的屄缝中,双手轻轻的按着小绮的大腿,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
菊川怜说:老公,你看啊,我们才肏你的宝贝女儿呢!
小雄扭转头看到这一切,笑着说:你们都是我的宝贝儿女儿!
菊川怜说:我不是哟,我是你的老婆!
那你妈妈就是我丈母娘了!呵呵!
平骚看到女儿被菊川怜和晓韵前后夹击的肏幹着,她那颗淫骚的心又开始快速的跳动,把莎丽拉了过来,分开她的双腿说:女儿啊,我给你报仇啊!阿怜肏你的屁眼,我要肏她妈妈的屁眼!
低下头去,把莎丽身上的裤衩扒了下来,在莎丽的屁眼上舔了起来。
莎丽身体向后仰着,双腿被平骚高高托起,有两个脚趾从白色的网袜中透了出来,雪岚含了一口酒,把她的那两个脚趾含在嘴中吸吮起来……
终于在豆豆浪叫中小雄又到了顶点,推开豆豆和她的妈妈,凤柔一把握住了鸡巴,塞到自己嘴中,豆豆转过伸来说:別独吞了,给我留点!
凤柔示意她过来,豆豆伏过去,把舌头伸出来在妈妈的嘴边,凤柔的嘴一点一点的后退,推到龟头处,把头侧歪着,豆豆的舌头就伸进妈妈嘴裏,抵在小雄马眼上勾舔。
这时,小雄开始喷发了,精液射在凤柔嘴中,部分顺着豆豆的舌头被她吸入口中,母女俩吞食着小雄的精华……
当最后一股精液射出来后,凤柔送开了嘴巴,豆豆含住了龟头,把小雄的鸡巴舔舐幹净。
雪岚一边吸吮莎丽的脚趾一边把假鸡巴送入她的屄中开始抽动,莎丽呻吟着把手中的空杯子扔到了一边,伸手把住雪岚的胯部,身体向前硬挺……
平骚的头被雪岚坐在屁股下面很不舒服,就放弃了舔舐莎丽的屁眼,钻了出来,站到莎丽头边,把假鸡巴送到莎丽的嘴裏,让莎丽吸吮假鸡巴。
小雄搂着凤柔和豆豆看着她们六个的淫戏……
平骚把雪岚放到在床上,扶住莎丽坐到她身上,平骚从莎丽后面把假鸡巴肏进了莎丽的屁眼中,于是莎丽的前后洞中充满了两根假鸡巴,都在狂乱的抽插,顶撞……
小雄爬到莎丽身边,跪在她的头边,把鸡巴塞进莎丽的嘴巴中狠狠的抽插,次次顶到莎丽的喉咙,莎丽身上的三个洞被肏,快感如潮水般的涌来,嘴裏被鸡巴塞满,叫不出来,憋的满脸通红,呜呜噎噎的呻吟……
终于莎丽坚持不住了,把头往边上一扭,哎唷啊……肏死我了……啊……
浑身抖如筛糠,平骚的假鸡巴抽了出来,莎丽屁眼中喷出了散发浓郁的兰香的花油,洒在平骚的下体和腿上……
小雄嗅着满室的兰香和菊香,更加兴奋了,抓住莎丽的双脚夹住自己的鸡巴磨动着。
雪岚看到这些,把高潮后的莎丽放到一边,让小雄躺下,她用双脚夹住小雄的鸡巴根,而平骚把瘫软的莎丽双脚抓起来夹住小雄的龟头,和雪岚配合着上下磨动小雄的鸡巴。
四只脚给小雄作足交,看着四只美足在自己鸡巴上下翻飞,令小雄很是舒爽。
偏偏这时候,三个女孩也到了高潮,一起瘫软在床上,喘息着……
凤柔到小雄身边,用自己穿着黄色丝袜的双脚在小雄胸口上的两个奶头上踩踏揉搓,小雄想低头去亲她的脚时,豆豆过来把自己的一只赤足放到小雄唇边。
小雄立刻捧住了豆豆的脚丫,舌头在上面柔柔的舔舐,还把脚趾含在嘴中吸吮……
好一阵子,雪岚感到了劳累,就收回了双脚,菊川怜过来替换到她的位置夹住小雄的鸡巴,而晓韵替下了莎丽,两个女孩一左一右翘着双脚给小雄足交,平骚就坐到小雄双腿间,把自己穿着黑色丝袜的一只脚伸到小雄的屁股下,脚趾在小雄肛门上勾动,渐渐地大脚趾顶进了小雄的屁眼中。
顿时小雄舒爽的长出了一口气,啊!……
的一声虎啸,龟头中喷射出的精液足有一尺半高,回落时洒在菊川怜和晓韵的脚上。
第二股精液有一尺高,第三股有半尺高,第四股基本就是流出来的了。
晓韵用红色丝袜把小雄龟头上的精液都擦到脚心上,扳过自己的左脚用舌头去舔舐脚上的精液,而另一只脚被雪岚放在唇边舔舐着。
菊川怜也模仿晓韵的样子在自己左脚上舔舐精液,右脚却被平骚抓在手裏舔舐着,豆豆凑过去和菊川怜分享这美足上的精液。
凤柔含住小雄的龟头用力吸吮,把在精管裏残留的精液吸出来,仿佛似个吸血鬼一般,把小雄吸的欲仙欲死。
等莎丽和小绮过来时候,连点精液渣都不剩,好在雪岚的嘴裏还有点正在混着唾液在口中回味,看到莎丽和小绮失望的样子,就勾了勾手指头。
莎丽和小绮爬了过来,雪岚张开嘴巴,让她俩看到嘴裏混着唾液变的稀薄的精液,伸手勾住她俩的头,三张嘴吻在一起。
莎丽和小绮的舌头伸入到雪岚的口腔内,三人分享了这点精华,咂着嘴巴意犹未盡的样子令人怜悯。
小雄伸了伸腰,觉得自己体力还可以,还可以在射一次,就说:宝贝们,我躺着不动,你们用你们的奶子给我打奶炮,射出来放到酒杯裏,兑上酒,咱们大家喝了睡觉!
雪岚说:你都射了几次了,还有货吗?不用怜惜我们,你的身体最重要,要是你明天起不了床,胡翎她们几个还不得埋怨死我们啊!
是啊!是啊!来日方长啊,今天沒吃够可以下次吃嘛!
凤柔随声附和。
沒问题,你们的老公是金刚,咱身体棒,精液産量高!来吧,让我享受一下你们奶子的威力,看你们谁的乳交功夫好!
于是八个女人轮流上阵,你用奶子夹磨鸡巴,我就用奶子夹磨他的脚丫,她就用奶子在小雄脸上骚扰……
把四对母女累得直喘的时候,小雄把精液射到了凤柔的乳房上,平骚连忙拿过酒杯,把凤柔乳房上的精液颳到酒杯中,转身下地把酒杯到满了酒,平均分配到九只杯子中,在把九只杯子填满酒,转身看到女儿晓韵和菊川怜伏在凤柔的胸上舔舐她乳房上残留的精液,笑道:咋就饿到这个份上?
把酒杯一个一个的端过去送到每个人手裏,幹杯!
九只杯子相碰,然后一饮而盡……
时间到了午夜十一点半了,他们疯狂了四个多小时,关了灯都上了床,结果让菊川怜和平骚抢到了小雄的左右,在一片抱怨声中渐渐的安静下来,不一会儿就传来了酣睡的唿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