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的债

感情的债



感情的债
天仁公司是香港数一数二的大贸易公司。因业务上的关系,所以往来的电话
频繁,其铃声不绝于耳。
天仁贸易公司的待遇、福利好,虽是工作忙碌点,但是人人均极盼望在此谋
个职位,以为安家立业。
公司里为了提高上班时间中工作的效率,和避免男女间的无谓麻烦,所以明
文规定,男女职员不能谈恋爱,要的话只能向外发展,事实上,愈是禁令,愈有
人尝试。
沈建华,是个三十出头的小伙子,长的帅,人缘又好,在公司里是主任级,
所以是女孩子心目中所欲钓的金龟婿。可是,他生性好色,是个感情骗子,因此
燬在他手里的女孩子也就不知凡几。
这是一个发生在多年前的真实故事,故事的主角就是沈建华。
「李秘书,麻烦你立刻通知各部门主任,半小时后到会议室开会。」总经理
在办公室里用电话向李小姐交代。
「好的,总经理,我立刻照办。」
一时铃声大作,各级主任均接到要开会的通知。
开会前,沈建华告诉助理崔美玲,将要开会时所要报告的资料整理之后拿了
过来。
沈建华偷闲点上了一支烟,他悠闲的吐着烟圈,然而烟将抽盡,一看手錶,
离开会的时间只剩五分钟,可是助理的资料仍未送过来。他取下听筒,准备拨电
话去催促,就在此时,背后传来一陴如银铃似的声音:「这是您所要的资料,沈
主任。」
他接过了资料,匆匆地就要赶去开会,临走前说:「下班后,老地方见。」
美玲闻言,脸儿发红,含情默默的点了点头。
沈建华仍不放心的说:「这个会不会开的太久,晚上不见不散。」
美玲「嗯」了一声,笑了笑,就走了开。
时间在忙碌时,似乎特別容易打发。四点半一到,下班铃声大作。全办公室
的男女职员大家都高兴得叫了起来,一边收拾手边的工作,一边大声的在谈论,
下斑后要到那里去玩,正吱吱喳喳个不停。
美玲收拾了一下东西,匆匆的就回去了。
她住在离公司不远的一个公寓里。
打开电唱机,她兴忡沖的去准备洗个澡。当她脱衣服时,对者镜子欣赏自己
的胴体,不自觉的笑了一笑。
她的确有值得骄傲的地力,因为她有着女人天赋的本钱。苹果脸型,散发出
清新脱俗的气质。弯弯的眉毛,勾划出优美的形状。樱桃似的小口,看了真使人
忍不住想吃一口。长髮及肩,柔顺而平滑的依偎在赛雪的肩上。皮肤看似只要吹
弹一下,便会破了似的。
她的手不自觉的随着音乐的节奏从头一直抚摸着下来,当她触及那高耸的乳
房时,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一阵舒服的感觉流过心头。她再碰了一碰那红红乳
晕中心的乳头,这股电流就更强了。她再顺着下去,摸到了那青草萋萋的小腹下
端,让她有股冲动。
拨弄一下那花蕊般的阴户,感觉有股暖流流了下来。她不自觉的自言自语:
「待会你就会吃饱了,不再叫饿了。」
发了一会呆,好像若有所悟的吃吃笑了起来。于是急忙的进入浴室,仔仔细
细的洗,任何一个地方都不遗漏。再刻意的打扮了一下,便走了出去。招了一辆
「的士」,说了一个地名,就上车走了。
公园内的凉亭下,站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美男子,手上叨着根烟,他频频的渡
着方步,也不时的看着手錶,好像在等人似的。
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着白色洋装的女孩子,只见她三围匀称,小腿是雪白
无暇,不难想像其他的部位如何了。
这个女人,一进入公园即边走边瞧,而当她发现不远之处,凉亭下的那个男
人就是她所要会唔的情人,脸上便露喜色,毫不犹豫的就冲了过去。
两人一见了面,立刻拥上前去,深深的吻了一下。长吻过后,建华开口道:
「美玲,怎么那么久才到呢?我还以为妳不来了。」
「建华,我怎会不来呢!上下班时间车太拥挤,才会慢了几分钟,你不要生
气嘛?好不好嘛?」
一连串的撒娇,纵使有天大的火气也得散了。
两人搂着腰在林荫道上漫步,夕阳的馀晖洒落下来,是如此的美。
「美玲,我决定跟我太太离婚,然后我们两个结婚如何?」建华长长的唿了
一口气,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定。
美玲喜形于色,但又沈下脸来说:「建华,你对我太好了,但我不愿因为我
而破坏了你的家庭。」
两个人沈默了一会。还是建华先开口:「美玲,我们不要管这些俗事,到妳
那吃晚餐如何?」
美玲兴奋的说:「好啊!走,我们回家去吃晚餐。」
于是两人手牵手的回到公寓去。
美玲忙上忙下的准备着晚餐。
建华已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饭桌上,美玲特地准备了一瓶白兰地,两人对酌着。经过酒精的充血作用,
美玲原本雪白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在烛光下,更是引人遐思。建华一把把
美玲拉过来,美玲也顺势的把身体依偎在建华的怀里。
在餐桌的烛光下,更让人感觉美玲有着一种使男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建华软
玉温香抱满怀,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他虽是情场老将,也不禁有点气喘起来。
建华喝了一口酒,俯下头,想把嘴里的酒送到美玲的口里。
美玲假意的娇着:「坏人,也不柏髒,老是欺负人,人家不来了。」但还是
一口一口的吞下建华口里的酒。
两人又是一阵的热吻。
在这小房间里,处处散发着一种幽香。尤其是美玲的身上,更是散发着那少
女的体香。建华如何按捺得住,于是张开魔掌,在她的娇躯上,往来的游动着。
开始时,美玲还强忍着酥麻故作欲迎还拒的推托。但不一会儿,只感全身难
过,口中只是似痛苦而快乐的哼着。
建华不愧是情场老将,轻轻的解下美玲的洋装,里面紧剩下那半透明的乳罩
及三角内裤。乳头已受到刺激而涨硬,乳晕的范围渐渐扩散。芳草若隐若现,全
身皮肤雪白,真是令人目不暇接。
于是又轻轻的解下美玲的乳罩,俯下头去,用舌头舔着乳头,用另一只手去
褪下她那唯一仅存的防缐——内裤。终于,美玲成了一头小白羊了。
建华一边交互的舔着双乳,一只手探到那已春潮氾漤的花苞去扣弄。只弄得
美玲她不住的扭动,口中哼哼有声,嘴巴说不要,可是却把身子勐往他的身体紧
靠。
建华给她这浪态剌激得有点受不了,到了此刻,建华眼尖,知道已是时候,
于是三扒两拨的脱下衣服。
美玲突然低吟着:「建……华……不要嘛……不要在这……里。」她好不容
易的说出心里话。
建华笑着点头说:「怎么,那要到哪里呢?」口中说话,手上动作可是不停
地捻、扣、拍、搅都来。
美玲涨红着脸说:「坏人……明知……人家说……什么……偏又逗人……人
家……不……来了。」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撒娇。
建华突然停了手,说:「好吧!不来就不来好了。」说着真的就不动了。
这下可把美玲急坏了,正在兴头上,怎堪突然停止。
「好哥哥……人家不敢了……我走不动……抱我到房间去。」
建华笑着说:「哪里不是都一样吗?」说着说着又动了起来。
美玲再也忍不住的哼叫着:「哥……痒……人家好痒……痒……痒得……人
家……快……受不……」一面苦苦哀求一面扭动纤腰,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
建华又逗着她说:「哪里痒?我帮你抓抓!」
美玲愈扭愈厉害,就好像不能忍受那酥麻的味道:「你……坏……坏死……
了……明知……道……人家……那里……难过……你……竟然……还逗人……」
建华见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把她放在椅子上,自己迅速的解去西装裤,
仅留一条内裤。美玲竟然急不及待的扑上来,握着那翘起了的阳具,一边套着阳
具,一边脱下建华的内裤,俯下头用樱桃小口含住了龟头。
建华只觉马眼处似乎有股热流直往上冲,深深的吸了口气,把慾火狠狠的给
压抑住。
美玲一手在握,她是在品嚐香喷喷的香肠。只见她用嘴套弄着,又用舌头刮
着龟头,一吸一放,只把她的嘴塞得满满的,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扣弄着自己的阴
户。
建华看她那浪得出水的样子,自己的阴茎也正急迫的充血,已到无法忍受的
地步。于是扶起美玲,然后把她放倒在地上吻着她的乳头,提着阳具就要闯关。
美玲正觉需要,于是用手把阴户上的花瓣拨开,以便让大蜜蜂顺利採蜜。
建华深唿吸一下,挺着阳具叩关而入。美玲只觉一支火热的铁棒,充满了那
极需开垦的花园,建华靠着春潮的泛漤而顺利的进入禁区。
只听美玲唿叫不停:「哼……好舒服……好硬……哦……好……挺……」
唿声是如此的让入消魂噬骨。
建华臀部一擡,向阴户顶了一顶,问道:「舒服吗?」
美玲媚眼半开欲语还羞地说:「嗯……美死了……简直舒服透了……哼……
死冤家……你快使劲……呀……我要……我要你插得我……我舒服……又……快
乐……嗯……」
美玲这时的阴户被涨得满满的,淫水如泉似的溢出穴外,把饭厅的地毡都弄
湿了一大片。美玲的小嘴儿也忍不住又浪哼起来了:
「唔……顶得我……我……真美……美妙……哼……」
「华哥……你是我的……亲丈夫……我……我不能……沒有……你……」
建华不停的抽插着,经过了四十多下,建华也开始喘息着。他知道一时美玲
还不会洩,所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改用九浅一深了。
这时的美玲本来是次次到花心,美不堪言。突然感觉到好空虚,只觉好久才
那一下是最舒服的,于是死命的按住建华的臀,自己也挻着腰相迎。
建华见她如此淫浪,有心吊她的胃口,于是停止抽送,把个龟头在穴口一沾
一放,就好像姜太公钓鱼离水三吋似地。
此举可把美玲整得苦苦哀求:「別逗人……人家了……人家穴里……痒……
痒死了……达令……你……你好狠心……要幹不幹的……我……我会被你……急
死的……」
建华知道美玲已经到需要大幹特幹才能止痒的地步了,于是建华改用五浅五
深之法,两手按着美玲的双,又用手指去捻乳头。
这下美玲只觉得比刚才舒服多了,但双乳所传来的需要并不能完全解决。美
玲死命的勾住建华的颈子,在建华的耳边浪叫着:
「建华……我快受不了……我快疯了……你……弄死我……幹死我吧……求
求你……唔……快……快用力顶……不要拔出来……我要……啊……啊……」
建华知她再也不能用缓插法满足,于是开始次次盡根,次次着肉。只听「啪
啪」的肉击肉的声音,绵绵不绝。还有阳具深入抽插时所带来与春潮的「扑滋」
声,构成了交响乐曲。加上那声声的低吟,可让人荡气迴肠。
美玲此时已置身欲仙欲死的境界,身心畅美得难于形容:
「哎……我……我会乐死了……喔……又酥又痒的……穴心……好痒……好
痒……唔……水……水又出来了……啊……建……你……真行……我……我太爱
你了……呵……求求你幹……幹死我吧……不要……不要离开我……」
建华全身上下,已是汗如雨下:「美玲,你简直是座火药库,你都快把我给
炸了。」他吻着她,一股热气直透到她那敏感的毛管去。
他激动得全身哆嗦,美玲情不自禁的,死搂紧了建华。
建华这时抽动得更快,而且更疯狂了,冲刺得更急,似狂风又似暴雨。美玲
终于忍不住来自内心深处的快感,她浪唿大叫了:
「建华……你真好……咬哟……你是不是要摧毁我……啊……啊……我挡不
住你了……唔……我……受不了……受不了……又酥……又麻……又痒……啊啊
啊……呵……」
美玲似进入了真正的神仙世界,她咬牙切齿地浪唿急叫着:
「啊!对了……哼……好美……真……舒服……再用力顶……哦……不……
不好了……我……我要死了……哎呀……」
美玲耐不住高潮的冲动,终于出了精。
美玲那股热阴精,直射到建华的龟头上,烫得建华不由得阵阵酥麻,马眼一
麻,大鸡巴勐然抖了几下,精液便热唿唿的直射到美玲的子宫里。
美玲受了这一股热精沖击,全身又是一抖,洩了第二次精水了。
一时整个房间都静了下来,只听到喘息声。两人竟在饭厅地上,疲倦的睡着
了。
※※※※※
清晨只见阳光普照,又是一个好天气。
沈建华坐在办公室的座位上,恢復了一天的忙碌生活。偶而他的色眼四处张
望,看看公司中有那些女人比较容易上手,顺便也欣赏她们的胸部此起彼落的乳
浪。
突然,他接到一个怪电话。
「沈建华,妳的好事幹多了,妳的良心何在,希望你要保重,也要安份点,
否则妳的饭碗恐怕会保不住的,哈……哈……」讲完话,把电话就给挂了。
建华连连激动地叫了几声,知道对方把电话挂了,突觉遍体生凉,原来冒了
一身冷汗。他知道,只要事情发了,他的主任位置立刻换人。这个缺可是人人抢
着要的,要再找如此的工作也是很难,这也莫怪他会冒一身冷汗的原因了。
坐在远远的美玲无意中看到建华在发呆,她带了一本卷宗,藉故走了过来,
问道:「什么事,让你失了魂?」
建华摇了摇头说:「待会到会议室去,我有话跟你说。」
美玲点了点头走了。
建华决定找到这个打电话的女人,他要好好的惩罚她。
美玲找了一个藉口,偷偷的熘到会议室去。建华随后就到,美玲迫不及待的
拥上去,两人深深的吻了一下。
建华开口道:「我接到一个怪电话,存心威胁我。」
美玲是个温柔体贴的女孩,她静静的听建华说出事情的经过。想了一下,美
玲突然开口道:
「干脆,我们分开好了。免得你为难,我想这事是因我而起的。」
建华本想说的话,竟被她先说了,反而不知该怎么说才好,摇了摇头说:
「不,我要和她週旋到底,看是她厉害,还是我高明。」
「我不要和妳分开。」美玲听在耳中,无比欣慰。因为她是真心的爱着沈建
华,她何尝又想和他分开呢?
于是两人又吻了一下,然后分前后的离开会议室。
一整天,建华为这件事伤透了脑筋。他开始观察每一个女职员的动静。突然
她看到一个风骚女郎,直对他眨眼,他虽老手,也不自觉全身发热。
这个女人是会计科的助理会计,人长得很妖娇,体态很啧火。建华早有染指
的念头,只是苦无机会。现在她竟然自动的抛媚眼,直乐得建华心中勐跳,他也
回了一个笑脸给她。
突然,那女的走了过来,丢下了一张宇条,只见字条写着:
「亲爱的,我已注意你好久了,到现在你才发觉我,死沒良心的,今天下班
后,我在丽都咖啡屋等你,不要让我失望哦!」署名巧云。
建华看到这张字条,真是气血贲张,不由让他连想到她那丰腴的三围,在乳
罩下的乳峰把胸前撑的高高的,腰儿不细不粗,配合着圆鼓鼓的肥臀。啊!简直
无一处不是美的造化。
他想的入迷,不知不觉,胯下的大鸡巴把裤子撑的像一面国旗。
这种光是凭空想像,而看得到,吃不到的滋味是很难受的。他「唉」的嘆了
口气,自言自语:反正晚上就能探个究竟,何必做白日梦呢!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熘了过,下班的铃声乍响。建华急急忙忙的把办公桌整理
了一下,即起身走向停车场。
车在路上开着,可是他的心早已飞到丽都咖啡屋的潘巧云身上去了。
一边开着车,一边咒骂着:「真奇怪,今天的车子怎么那么多?真是讨厌死
了!」
其时是上下班每天的车子都是如此拥挤,只不过是他今天的心情不同罢了。
建华只觉好不容易才把车子开到丽都。把车泊好之后,他三步併两步快速的
走入咖啡屋内。
里面的灯光昏暗,但他放眼一瞧,即看到站在不远的潘巧云。她起身对他招
手,建华立刻走了过去,坐落在她的身旁的大车座的座位。
眼前摆了两杯咖啡,这是她预先叫好的。
建华拿起他面前的杯子,啜了一口,说:「真抱歉,下班时间车子多,让妳
久等了。」
巧云埋怨道:「让我干等了二十多分钟,我还以为妳不来了。」
就在此时,背后传来:「嗯……轻点嘛……不要捏那么用力……会……会痛
呀……达令……」
建华一听到这声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顿令他心猿意马。于是,他故意把
右手搭在她的肩头,稍稍用力,把她搂的靠近身旁,她来个象徵性的挣扎后就静
止了。建华是何等的老练,一见她沒有拒绝之意,轻轻的就在她的粉颊上吻了一
下。她「嗯」一声,故作羞答答地道:「不……不要嘛……」
她的这几句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是个厉害角色怎不知,于是大胆的把
她搂在怀抱,宽厚的嘴唇即印烙在她的樱桃小嘴上。同时,双手也不甘寂寞,右
手从衣襟下探入探索山峰,左手伸入裙内往神秘的三角地带探险。他的手是何等
的技巧,只过片刻,便乳头发硬,三角裤也湿了。
建华也因亢奋而至鸡巴发硬,隔衫打虎已不敷需要,于是轻解罗衫,除去乳
罩,使的她那对巍峨的乳峰彻底暴露,并且也把三角裤拉到膝间。他先用手指捻
揉着乳头,出其不意的把整个乳房握紧,使劲的又揉、搓、捏。
过了大约五分钟,他的手慢慢下移,触摸到她那丛毛茸茸的阴毛,于是伸出
手指,插进巧云的阴道内扣弄着。
巧云只觉身躯愈来愈热,忍不住的摇摆起来。此刻她似经不起这挑逗:「建
华,吻……吻我……吻我……」
建华于是低下头去吻她,巧云丁香暗渡,翻弄、搅动地动着,直到透不过气
来,才把他推了开。